立即咨询
4006-333-292 立即加盟 X

2019的社区团购,机遇在哪?未来方向在哪?

2019-09-18来源:未知阅读量:作者:渠道专员

随着2019年的社区团购一直被广泛商家关注,但是无论是外界还是媒体都是以一种质疑的眼光去看待,从16年起,社区团购突然崛起,于是无数的商家加入,但是这个时候很多人不看好,觉得这是一个过去某项业务的延伸,不能去催生一个新型态!而如今随着19年大半年的过去,社区团购模式被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头部过重的模式,因为现在做得好的也就那么几家,而下面的不予考虑,但是真的是如此吗?

2019的社区团购,机遇在哪?未来方向在哪?

随着2019年的社区团购就被广泛商家关注,但是无论是外界还是媒体都是以一种质疑的眼光去看待,从16年起,社区团购突然崛起,于是无数的商家加入,但是这个时候很多人不看好,觉得这是一个过去某项业务的延伸,不能去催生一个新型态!而如今随着19年大半年的过去,社区团购模式被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头部过重的模式,因为现在做得好的也就那么几家,而下面的不予考虑,但是真的是如此吗?

最新消息:据悉近日社区团购企业十荟团联合创始人陈郢发表员工内部信,宣布十荟团和你我您正式合并,在新的组织架构中,原十荟团联合创始人陈郢,将担任新十荟团的董事长和联席CEO,原你我您的联合创始人刘凯,将担任新十荟团副董事长和目标部负责人。

一、社区团购危机在哪?

如果问一句,2019的社区团购,是危还是机,可能暂时还无法给出准确答案。但是可以笃定的一点是,从抢团长到抢产地,社区团购注定是2019厮杀最为惨烈的战场。

如果说去年下半年新零售行业什么是最大的风口,非社区团购莫属。如果进一步追溯的话,实际上从去年初,社区团购就在一些三四线城市开始试水。而到了下半年,仅社区团购平台的数量就超过了数千家。

数量之外,社区团购的质量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,各大社区团购都在尝试走产地直采的路子,以求将鲜度更好的商品直送给社区团购的用户。

但是,看似发展迅速的社区团购,也随着入局者增多,和竞争的无序,出现了不少问题,这其中,团长的超负荷、抢团长成为恶性竞争的表象。

1、“ 团长 ” 的超负荷

社区团购的“中继”就是团长,团长一头连接社区团购平台,一头连接最终的社区居民等消费者,其作用不可小视。

也正是因为此,团长成了社区团购平台搭台的唱戏者,他们需要建群、维护群、保证群的活跃,还要不断地分享最新的果蔬等商品。而更耗体力的还有一项配送的工作,即,将社区居民订购的货物分拣后挨家挨户送货。

也正是团长在整个社区团购链条中的重要角色地位,社区团购平台对团长,尤其是优秀的团长都是极为重视的。说团长是一家社区平台的核心竞争力,亦不为过。

而团长至上的模式中,各大社区团购平台,尤其是新入场的社区团购平台,就强势拉开了抢团长的大战。为团长给予更高的提成,成为抢团长的主要诱饵,而团长们见到更高的提成,也本着何乐而不为的心态予以接受。

但是问题就来了,团长作为机动灵活的人员,其本质上担当团长是逐利的,也就是说是因为挣钱才干的。这就衍生出一个甚至对社区拼购行业是致命的问题,那就是团长同样兼职两家甚至更多家社区团购的团长。

这种情况,已经在多个地区的社区拼购市场发生。而造成的后果,就是团购处于严重高负荷的工作中,无论是维护群还是送货,团长一己之力已经达到了顶峰。这时候,有些团队则在社区居民中挖掘吸纳了一些兼职的帮手,帮助其分拣送货等。

但倒退一万步讲,团长兼职多家社区拼购,这本身是打破了行业的游戏规则和秩序,对社区团购的未来有弊无利。

2、但产能有限,团购商的资金和能也有限

社区团购还有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是,现在十有八九的社区团购平台都在走产地直采的路径。这看上去是一件很有效率的事情,因为一方面可以从源头拿到更低的价格,一方面消费者收到的商品鲜度也更高。

但是问题是,产地是有限的,产能也是有限的。上千家的社区团购平台都主打产地直采,实际上这背后还是有猫腻的,因为据爆料称有不少社区团购平台是通过二批拿货。尽管这也无可厚非,但是打着产地直采的旗号通过二批拿货,这本身是对消费者的一种欺骗。

再一点看,产地产能并不是无穷尽的,当产地产能达到一定程度,产地直采的模式也就走到了一个十字关口。这时候就给各大社区团购平台敲响了警钟,到底如何去解决采购,尤其是低成本采购的问题。

之所以产地产能有限,还在于,在产地直采上,还有诸如京东、易果生鲜、每日优鲜等头部电商同样是采用产地直采,而他们直采的规模要远远大于小的社区团购,因此,在产地直采这个问题上,小的社区团购的话语权还是很低的。

另一个问题是,现在很多头部电商平台都是走到在产地包地,与当地农业合作社合作进行定量生产和包销。这同样需要很大的成本和话语权,这也是社区团购难以做到的。

因此,随着上千家玩家扎堆社区团购,产能以及更具性价比的采买,是摆在社区团购平台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3、电商下沉 ,会否冲击社区团购

现在电商下沉不断加速,其实像京东、天猫超市、苏宁生鲜等都在加速下沉,也就是说,电商的下沉,其实已经能将诸如大虾、水果甚等配送到低线城市。这时候,社区团购的竞争对手就不仅仅是同行,还有加速下沉的电商。

一个例子是,一款同样重量的虾仁,在电商平台只需12.9,而社区团购的价格则达到了15元左右。电商平台的虾之所以卖的比社区团购还便宜,关键就在于其运营效率和仓配建设,像京东都有自己的仓配体系,能根据大数据将虾类等生鲜分布到全国各地,当然也包括三四线城市的冷链仓中。

而除了价格的悬殊外,对社区团购的另一大考验是,无法使用全程冷链配送。京东的做法是采用保冷箱直接送货入户。而社区团购团购的虾类,则仅仅是在运输过程中冷链,到了团长手里的时候,已经有些软化。这对于购买体验的影响还是蛮大的。

而要解决全程冷链问题,实际上社区团购一己之力是很难与京东、天猫易果生鲜抗衡的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大多数的社区团购都是以售卖水果为主,冻品为辅。但是水果,诸如车厘子、草莓等,实际上也需要冷链保鲜,但是社区团购配送的车厘子不仅运输过程中没有严格的冷链,而且到团长手里后,鲜度已经大打折扣。

二、社区团购的机遇在何方?

社区团购未来有两个发展方向:一种是往微信生态电商形态发展,现在是通过KOL面向邻居,未来通过社群关系面向全网卖给更多的人。从在群里卖水果升级到微信生态电商,拼多多的发展轨迹就是一个参考。

还有一种是赋能头部团长,帮他们开门店,并提供强大的供应链扩大销售。为什么一定要开门店?因为单个团长的能力有限,没法服务太多的用户和品类,所以也导致现在社区团购只能卖爆品,开门店就是要增强头部团长的服务能力。

在这一块电商行业的四大机会:生鲜(电商还做得不好的品类),线下(新的场景和流量),社交(新的流量逻辑),下沉(新的电商用户),全部是社区团购的核心能力覆盖的范围。

目标一:坚持做好生鲜

生鲜是电商尚没有做好的品类,有巨大的突破机会;生鲜是高频刚需的品类,是黏住用户的切入点;生鲜不仅指水果,也包括菜肉蛋禽海鲜,即餐桌全品类;社区团购模型可以把生鲜品类的成本和体验,做得很好;生鲜可以和便利店现有品类互补,给线下店主带来增量收入。

方向:生鲜的销售额占比要长期达到一半以上。

目标二:坚持做好与线下店的结合

线下店是更稳态的团长服务模型(更多前置投入,更多收入,更稳定的用户体验)门店的线上线下结合,有巨大的供应链和流量机会

方向:100%的团长要有线下自提点;10%的团长开店;门店类型团长占到销售额的70%。

目标三:专注做好下沉市场

社区团购优越的成本结构,让我们有能力把服务一直下沉到乡镇村;而其他新零售模型的成本结构则不支持;二线以下市场,我们的模式在零售“多快好省”四个方面都比现有其他选择有优势;下沉市场广大,新的移动用户红利更多来自于下沉市场。

当然社区团购不能太下沉,用户消费能力达不到。省会、二线城市,再加上一些经济不错的三线城市还行,再往下四五线城市都卖不动。当然如果你只选择一个县也能活下去,全面下沉不太现实。

大家总在讲拼多多下沉,但他不是团长返佣的履约模式。拼多多玩的是拼团裂变,而且他是电商,上游的供应商负责发货。拼多多跟淘宝一样是一个平台,赚的其实是Feed流广告费,整个交易和供应链的钱不是大头,这个是最nb的地方。

方向:二线以下市场的销售额占总体的60%

目标四:专注服务好团长

不会回到纯2C,直接面对用户的商城电商模型;因为体验没有差异,所以也没有机会;团长在拉新、留存、营销、客服、履约、培训等层面,都将发挥不可替代,和越来越重要的作用;我们要让团长有更多赚钱机会,让团长扮演更多角色,给团长更多维护和激活用户的手段,给团长更多工具

方向:95%以上的销售额来自团长

目标五:坚持自营和整合相结合的增长策略

本地选品和供应链需要积累;本地的社交资源有价值;整合的价值巨大:本地的团长密度和团效对于供应链效率非常重要;通过团队整合,快速扩大本地规模,有助于提升供应链效率,降低采购成本

我们有领先的技术积累和仓配体系,能提供完整的技术、仓配和商品的解决方案

目标六:坚持可持续发展

回归零售本质,精细化营运,从每个环节里抠效率抠利润;资本投入在建设核心能力和提升用户体验上,而不投入在单纯补贴和烧钱上。

2019的社区团购机会一直存在,当初马云的天猫淘宝垄断电商时候,谁也无法相信京东这匹黑马能冲出市场直接带走一半份额,如今社区团购也是如此,随着5G时代,技术革新即将开启,这一块的变化也会开始大变化,但是变化就是机遇!

  

2019的社区团购,机遇在哪?未来方向在哪?

分享到:
关键词:社区团购的2019